郑州暴雨亲历者:听着窗外不休的雨,度过一个不眠之夜

编辑:新城视野 / 时间:3个月前 (07/21) / 分类:生活 / 阅读:32 / 评论:0

“我们的城市下雨了,并且是极端强降雨。”正如在郑州工作的王小姐所言,郑州正在经历一场罕见的特大暴雨。7月18日18时至21日0时,郑州出现罕见持续强降水天气过程,全市普降大暴雨、特大暴雨,累积平均降水量449毫米。其中,20日16-17时郑州本站降雨量达201.9毫米,超过我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。由于暴雨影响,很多上班族无法回家,在单位度过一个不眠之夜。


齐腰深的积水,让30多名同事留宿单位


7月21日早上7时30分左右,王女士所在的公司群里,已经有30多名同事们开始打卡上班了,“都是跟我一样,被大暴雨留在单位、没有回家的”。


回想起20日傍晚的大暴雨,王小姐依然心有余悸。


郑州这场大暴雨从19日凌晨开始,就已经有雏形。当晚加班到12点,王小姐用了十多个平台打车,依旧无车回应。


20日上班时,雨还是不停,到了下午又有渐大趋势,王小姐的各种微信群新消息不断跳出来:早点下班吧,早点乘地铁回家,感觉会下大雨的样子。很快,这种提醒类的消息就被“停车场被淹”“小区停电”的内容覆盖。


下午6点12分,下班的王小姐赶至地铁站时,发现地铁已经停止运营,半个多小时前下班的同事也相继从地铁站返回。


由于公交和地铁停运,地铁站附近的商场、写字楼门口站满试探雨情的人。也有些胆大的人,脱了鞋子淌着水往回赶。当时,郑东新区有些道路上的积水已经齐腰深。


“既然回不了家,就先吃个饭看看雨势再回吧,大家有点抱怨,边嬉笑往办公室返回。”王小姐说,很快,这种调侃、抱怨就变成沉默、慌乱、恐惧。


7点多,王小姐再次鼓起勇气,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往家走。半个多小时过去了,连一公里都没有走出,浑身却已湿透。


更令她不安的是,齐腰的水下可以隐约看到各种自行车和亮着大灯的电动车,“特别害怕水中会有电,或者碰到台阶、踩到井盖。”最终,王小姐和同事结伴返回公司,并劝返不少路上的陌生人。


像王小姐这样被大暴雨留在单位的,并非少数。郑州市房管局上班的孟先生告诉记者,整个单位的人都没有回家,大多在单位过夜,“雨实在太大了,一片汪洋”。郑州市民田女士告诉记者,昨晚九点多丈夫开车被困在路上,动弹不得。无奈之下,丈夫将车停在高架桥上,然后趟水回单位过夜。


“早上同事醒了还说,第一次觉得在公司最安全,至少还有水有电。”王女士说,虽然很安全,但在单位也没怎么休息好,听了一夜的雨声,揪了一夜的心,度过了一个不眠的夜晚。


强降雨给水库、河流带来多处险情


罕见持续的强降雨,不仅让郑州市区出现严重内涝,也给郑州市铁路、公路及民航交通受到严重影响。同时,郑州市常庄水库、郭家咀水库及贾鲁河等多处工程出现险情。


21日早上,郑州市二七区郭家咀水库北侧的一小区内,被困楼上的业主十分焦虑。业主陈先生告诉记者,他们所在的小区属于郭家咀水库的于泄洪区,需要全员转移。但从20日中午开始,电梯就停电了,从23楼下去都困难。此外,小区周围也都是水,开车也出不去。“四层以下业主相对幸运,昨天物业挨个敲门让他们先转移,我们现在只能困在楼上。”


7月20日,郑州中牟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通告,因上游常庄水库出现险情,将于7月20日晚泄洪。县城城区、官渡镇、韩寺镇等辖区群众一律居家(除公务人员执行公务外),禁止外出活动。


家住中牟县县城的陈女士告诉记者,近日的暴雨导致贾鲁河暴涨,水位“直逼家门”。


此前,贾鲁河水位距离修筑的景观大道最下层还有半米多深,拾级而上,景观大道最上面一层道路供居民散步休憩。台阶约有十几阶。而景观大道下面一路之隔就是居民居住区。目前,水位已溢出河道,并且淹没岸上所建的平台和大多数台阶。水面之上,只剩四个台阶,一旦决堤,洪水将“一泻千里”,直逼居住区,目前,贾鲁河沿岸小区门口已经堆起防洪沙袋,居民也按照要求有序撤离。


在陈女士提供的视频中,记者看到齐膝深的洪水沿着马路流入玉米田里。“现在大家对洪水都充满恐惧,一早上我就听到救护车的呼啸声,不知道哪里又出事了。”陈女士说,此外,中牟也是大蒜、西瓜等瓜果蔬菜种植大县,泄洪区的很多村民担心家里经济作物受损。“希望大暴雨赶紧过去,我们盼望着回归正常生活。”


没有评论,留下你的印记,证明你来过。
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